钢铁行业PMI指数为45.1%环比回升0.5个百分点

一方面是中国宽松的货币政策,另一方面确实项目拿不到钱,无法按时开工。这样的情况,让国家发改委宏观院投资所研究员罗松山也觉得很费解,他说,“只有一种解释,就是钱没有真正投到实体经济里面去。这种情况其实很常见。”罗松山同时还觉得,社会过高地估计了城镇化作用,“是先有经济发展,后有城镇化;而不是通过城镇化带动经济的发展,很多地方政府把这个概念本末倒置了。”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银行室副主任吴庆也表示,货币政策的宽松并不就意味着企业贷款的增加,应该有不少是在金融体系内循环。

但在国家信息中心宏观预测部经济研究室主任牛梨看来,一季度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都已经很宽松。“正是在这样宽松的政策支撑下,中国GDP才能增加7.7%,如果没有这样的宽松政策,可能经济增长还会低于预期。”首钢长钢的遭遇,在牛梨看来只是个案,这是由钢铁行业产能过剩造成的,而这又是目前中国整个制造业普遍的问题。

再加上4月汇丰中国制造业PMI终值为50.4,市场预期为50.5,前值为51.6。数据显示中国制造业连续6个月实现扩张,但P12合金管扩张速度明显放缓。制造业运行略有改善,产出与新订单皆有增长,但增速放缓。新出口订单则在今年以来首次出现收缩。虽连续7个月位于临界点以上,但低于市场预期,对市场心态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钢铁行业PMI指数为45.1%,环比回升0.5个百分点,但连续两个月处在50%的荣枯线以下,说明当前国内钢市整体形势依然疲弱,但市场积极因素较前期有所增多。
 

(来源:http://www.sswfg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