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因保护稀土资源限制开采总量消减出口配额导致国际市场稀土价格暴涨

  据宝钢内部人士估计,不锈钢事业部完成搬迁至少需要四五年的时间,短时间的阵痛将不可避免。“企业不确定因素增多了,P12合金管产品质量有可能产生波动,交货期就会受影响。”此外,投资巨大却始终悬而未决的湛江项目,也是宝钢决策层的一块心病。虽然早在3年前,湛江项目的建设主体——广东钢铁集团就已挂牌成立,但湛江项目迄今没有获得“准生证”。而**近,宝钢与广钢及韶钢的重组突生变故,广东钢铁集团已不再是湛江项目的建设主体,在湛江,宝钢将不得不自己独挑大梁。“现在这个稀土开采点就是‘8·15’事件后刚停下来的开采现场。”陆河县上户镇村民叶金生指着眼前被开肠破肚、裸露着大量黄色和白色泥沙的巨大山体说。

  重叠修建起的巨大蓄水池浸矿池和沉淀池,由于缺少植被的缘故,再加上近期降雨的冲刷和水土流失的影响,整个山体的剖面沟壑纵横,犹如一个微缩的黄土高原。叶金生说,采矿过程中经过化学反应的稀土矿顺着管道流入浸矿池,而废水则直接排放到山脚下的水塘中。污水顺流而下,在将整个水系严重污染的同时,由于大量林地、植被、稻田的生态被破坏,还诱发了严重的水土流失。叶金生表示,由于污染的原因,他家六七亩地的产量只有原来的1/4,目前**让人担心的还是饮水问题。

  这样的场景在陆河并非孤例,类似的非法稀土开采点几乎遍布全县。陆河县政府一份内部统计显示,在上护镇新坑水库边、寮背窝、新田镇新坑径、水唇镇柏树等地存在非法稀土采矿场数十个,非法开采稀土面积达近千亩。在国家因保护稀土资源限制开采总量消减出口配额导致国际市场稀土价格暴涨的背景下,今年以来,在广东省的粤西及粤北稀土储量丰富的汕尾、梅州、揭阳等地,刮起了一股非法滥采稀土资源的风潮。针对上述情况,民盟广东省委前不久曾经以提案形式向广东省政府提出《关于健康有序开采稀土矿的建议》。《建议》指出,目前广东在稀土矿开发中存在着一些严重的问题,亟待有关部门重视并加以解决。

(来源:http://www.sswfgg.com